• 可恶!假茅台、五粮液,竟然是这样生产出来的_社会频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9-16 06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最终,天心区法院分别判处这些造假者1年至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。

“2瓶三星金六福和4瓶绵竹大曲可以勾兑6瓶假五粮液;2瓶茅台王子酒和4斤茅台镇散装白酒可以勾兑6瓶假茅台酒;3瓶泸州系列酒和3瓶绵竹大曲可以勾兑6瓶假国窖1573;1瓶三星金六福和5瓶绵竹大曲混合可以勾兑6瓶假水井坊;剑南春是用绵竹大曲勾兑……制假流程流水线作业,整个酒只有瓶子是真的。”

哎,可恶的造假者。

难以想象,我们生活中很多所谓的名酒,竟然就是这样造假生产出来的。

其假酒销售价格是:茅台的价格不等,差一点的茅台酒400?500元一件,一般的是900?1000元一件,好一点的要2000元一件;五粮液和国窖1573的销售价格400?500元一件;水井坊的销售价格是300?400元每件;酒鬼酒的销售价格是400多元每件;湘窖的价格是300多元每件。销售价格有浮动,好一点酒勾兑的价高一点,差一点的酒勾兑的则价低一点。

原标题:可恶!假茅台、五粮液,竟然是这样生产出来的

天心区法院查明,从2017年开始,来自常德澧县的周刚与其父亲周祖兵、妻子李娟,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,通过采用将低档酒灌装至“贵州茅台”“五粮液”“国窖”“剑南春”“湘窖”“水井坊”“天之蓝”等酒瓶,再以封口、贴标、重新包装等方法生产假酒,大量销售给下家。周垒、黄菲菲夫妻俩,即周祖兵的侄儿与侄儿媳,也即周刚的堂弟堂弟媳,帮周刚、周祖兵生产了部分假酒。同时,周刚、周祖兵雇佣了刘志、刘雯夫妻俩生产假酒。周祖兵还安排其弟弟周祖日,即周垒的父亲将制假酒的原材料运送给刘志用以制假。

这是近日长沙市天心区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透露出的内幕。

其酒瓶和包装来源是:周祖兵从别处收购五粮液空瓶是十多块钱一个,水井坊是三四块钱一个,剑南春五块钱一个。黄祖日则是从酒店或者废品收购站回收空酒瓶与酒盒,好一些干净一点的一般是五、六块钱,差一点的是两块钱一个;水井坊的酒瓶完整的十几块钱一个,差一点的两块钱一个;茅台因为瓶子多,一般都是两块钱一个。